民主法国是怎样炼成的(5)脆弱的共和

时间:2020-01-13 浏览量:185
民主法国是怎样炼成的(5)脆弱的共和 民主法国是怎样炼成的(5)脆弱的共和  陈增涛Délifrance 创办人

  一八一五年的维也纳会议重新把波旁王朝请回到法国的政治舞台,虽然有个国民议会,民主法国是怎样炼成的(5)脆弱的共和 也只不过是大厅的花瓶,路易十八的行政权力完全不受制约。但经过了大革命的洗礼,和恐怖统治数万人无辜的上了断头台,老百姓心有余悸,又经过了拿破仑横扫欧洲大陆的光荣,而终于莫斯科寒冬断送百万大军一切如梦如露,这一切都为波旁王朝的复辟製造了一个平稳的条件。历史巨轮总是向前转动的,并不是像查理十世想重新返回波旁王朝在法国大革命前的专制的方向。资产阶级还是在一八三零年发动了革命,赶走了这个不识好歹的波旁君主。这次还是把查理十世的远房表弟路易菲力浦推上了王位,而且还君主立宪,国王和议会各有分工。到底执行权力是个高难度的艺术,而且个人在茫茫人海中又是多幺的渺小。谨守中庸之道行事四平八稳的路易菲力浦却在一四六年碰上农业失收和经济不景气,大批农民涌向城市及工人失业。在一八三零年失去重建共和国机会的共和党人士开始蠢蠢欲动,而法国大革命向穷苦的劳工阶层所带来的空想社会主义思想知当时的社会环境一拍即合。更多人要求有选举的权利。一八四八年在巴黎市中心开始有集会,并引发暴动,军队和老百姓在冲突中死了几十人。在到底用军队开枪驱散人群或通过和平方式解决,路易菲力浦选择了后者,自动逊位。

  法国第二共和国的成立虽然说是十九世纪欧洲革命浪潮中的成果,似乎它又欠缺了建立一个共和国的条件。激进的组织终于成功的宣布了共和国,有投票权的人数从交一定税收的二十万上升到九百多万人口,政府又建立国家工厂僱用失业人员,但财政收入如何解决?正如激进政治组织所害怕的,在随后的议会选举中,激进的社会主义党派只获得议会十分之一的议席,保守派和温和派大获全胜。后者迅速调整财政政策解僱国家工场员工,引发了一八四八命的六月工人暴动。结果是一场屠杀,一千多人死亡,一万多人被捕,和激进份子彻底决裂。第二共和国是总统制,根据宪法是总统由普选选出,只可一任四年,而国民议会是三年一次选举。似乎历史又一次和法国老百姓开玩笑。在芸芸众政客中你叫老百姓选谁当总统呢?他们选了一个他们不认识的人,但他们都听过他的名字。这名字叫“拿破仑”!

上一篇: 下一篇: